当前位置: 主页 > 广东鹰坛 > 内容

推荐图文

热门内容

城商行转型须“轻”装上阵

时间:2017-09-11 17: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城商行发展模式转型压力仍存的前提下,如何围绕战略定位,细分市场,培育特色,尤其是提升小微企业和零售业务占比,在提高收益的同时,降低资本消耗,实现资本节约型发展,从而推动城商行从粗放型、同质化发展转向精细化、差异化发展,从规模驱动转向效率驱动,从以资产持有为主转向资产持有、交易和管理并重,最终走一条轻资本、轻资产、轻成本的发展道,正在成为各家城商行关注的重点。

  之所以要向轻型化转轨,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近来监管机构对于金融监管的加强。在日前举办的“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参会的业界纷纷指出,只有符合监管规则、运营合规,城商行才会有出。

  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分析,根据银监会“三套利”整治要求,其中整治的一大重点是,商业银行是否存在同业融入资金余额占比负债总额超过三分之一的情况。而部分城商行仅同业存放、拆入资金、卖出回购等同业负债,就已接近甚至超过30%,而这还未纳入同业存单。如果未来严格按照不超过三分之一的比例考核,部分过于依赖同业负债的银行,利润将会受到很大冲击。

  束行农称,最近几年,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银行业要回归本原、不忘初心,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其实,从银行业发展主流来讲,一直没有离开实体经济,但由于金融过创新,带来的金融泡沫化迹象确实比较明显。这几年P增长已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转换,作为商业银行来讲,怎么适应这种经济新常态?如果我们要回归实体经济的话,原有的过度金融化带来的泡沫需要降杠杆。

  江西银行董事长陈晓明则指出,今年强监管、去杠杆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通过以量补价的方式难以维系了。因为今年中国人民银行严格执行MPA管理,规模受到,靠过去的发展方式很难维系;第二个方面,对资本的监管要求更加严格,2018年要全面实行新资本的管理,如果不能够补充资本,规模也很难维持。

  地方城商行如何迎接监管的挑战,陈晓明认为,首先要推动自己的战略转型,靠以前纯粹的规模增长是不可行的;二是要稳健经营,不能纯粹依靠规模增长;三是要强化精细化管理,通过管理要效益;四是要多渠道、多方式地筹集资本金。

  “依赖宏观经济增长红利及监管制度套利,过去20年来,城市商业银行取得了规模及盈利水平的快速增长。然而在高增长的同时,负重也如影随形。”成都银行行长王晖指出,所以现在确实需要降杠杆。王晖以成都银行为例,2010年以前,成都银行讲存款立行,有了存款以后再去做其他业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叫做高效资产引领银行的发展,发展模式不一样了。

  对于资金脱实向虚的问题,王晖分析,好比一个硬币的两面,城商行线%;另一方面,实际上类贷款也好、贷款也好,最终的用途都是投向实体。城商行这个群体这几年发展是最快的,利润增长也是最快的,如果全部是“自娱自乐”,是赚不了那么多钱的,完全靠的是高效资产。王晖坦言,脱实向虚的问题有,但并不一定是像现在大家所理解的,或者说从报表来看那么严重。“我们的资金使用效率是全世界比较低的,这个如何解决?我觉得这也是结构调整、供给侧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BCG大中华地区金融与保险负责人何大勇则将城商行转型总结为三个词:一个是聚焦优势,一个是回归本原,一个是拥抱数字化。

  对于聚焦优势,何大勇谈到,2008年之前金融繁荣时,金融业务很多,做什么都赚钱;但下行时,不见得做什么都赚钱,很可能很多业务都亏钱,一些没有长期竞争优势的业务或许就会被去掉。比如说UBS去掉了FICC业务,比如汇丰在全球88个市场收缩业务,比如一些小银行把很多产品都下架。这个过程的核心是回归最擅长的事情,做最具优势的业务。

  对于回归本原,何大勇指出,过去一段时间城商行的发展,包括同业、非标等,做了很多创新。但现在的,他们观察认为,城商行要做的应该是三件事情。一是简化银行。先瘦身,先强身健体,再去发展。在上一轮增长的过程中,很多银行机构臃肿、业务复杂,甚至大量的长尾创新,使得银行变得很复杂。这种情况下,银行要削减产品、减少层级、精简组织架构,让自己变得更加灵活。

  二是要看到很多银行大幅提高服务客户的能力,中国人爱讲以客户为中心,外国人爱讲客户体验,无论哪一个都是回到最根本,银行最大的资产是长期有黏性的客户关系,让这些客户高兴是银行回归本原过程中要做的。

  三是增大风险管理投资。过去风险管理叫宏观合规,就是风险的政策、风险的框架正确。比如反洗钱、不要出现萝卜章事件,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与经济周期关系不大,但最近大家都在拥抱数字化,包括大幅使用数据、重塑客户流程,学互联网公司敏捷的工作方式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